来自 瑞士法郎汇率 2022-05-11 18:13 的文章

康泰生物业绩虚胖有玄机?变更研发资本化政策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康泰生物:业绩虚胖有玄机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康泰生物对研发资本化政策进行变更进而大幅增厚公司利润,背后的目的或许并不简单。

本刊记者 薛宇/文

2021年,康泰生物(300601.SZ)实现营业收入36.52亿元,同比增长61.51%;净利润12.63亿元,同比增长86.01%。

康泰生物净利润增长实际上离不开研发资本化的贡献。2021年,公司对研发资本化时点予以变更,该操作大幅增厚当期利润。2021年及2022年一季度,康泰生物研发资本化金额占净利润的比例约为30.41%、45.29%。此种调节或许是为了维护公司股价,进而帮助参与机构或员工解套。

会计变更增利

得益于新冠疫苗的成功研发并上市销售,康泰生物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36.52亿元,同比增长61.51%,其中免疫规划疫苗实现销售收入11.64亿元,非免疫规划疫苗收入24.86亿元,相比2020年的2883万元、22.3亿元同比增长39倍、11.47%。

免疫规划疫苗的激增很可能来自新冠疫苗的销售,公司新冠灭活疫苗于2021年5月在国内获批紧急使用,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Y25腺病毒载体)于2021年10月获得印度尼西亚国家药品和食品监管局紧急使用授权,但是康泰生物并未给出两种新冠疫苗销售的具体数据。

2021年,康泰生物销售费用仅5.78亿元,而2020年为8.78亿元。年报显示其原因为非免疫规划疫苗销售推广受到疫情影响市场投入减少所致。2021年公司非免疫规划疫苗收入24.86亿元,相比上年的22.61亿元仍有所增长,销售费用大幅下降合理吗?如果非免疫规划疫苗中包含新冠疫苗,具体金额又是多少呢?公司或许需要做出相应说明。

纵向来看,康泰生物销售费用率逐年降低,尤以2019年最为明显。2017-2021年,公司销售费用率分别为53%、49.85%、40.37%、38.85%、15.83%。《证券市场周刊》此前曾就公司2019年销售费用大降、其他应付款同时下降的情况提出过疑问,康泰生物可能将其他应付款作为业绩“蓄水池”,通过提前或推迟确认费用来调节利润。

2020年,公司销售费用8.78亿元,同比增长9384万元;而其他应付款中销售服务费7.39亿元,同比大增2.48亿元,远高于上述销售费用增加额。2021年,公司销售费用同比降低3亿元,其他应付款-销售服务费降低153万元。康泰生物是否借助其他应付款调低2020年利润、进而增加2021年的利润呢?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康泰生物新冠疫苗的销售带来2021年营收60%、净利润80%以上的增长,但是规模仍与同行存在较大差距。例如,智飞生物2021年自主产品收入为96.97亿元,相比2020年的12.01亿元增长7倍有余,据光大证券(维权),智飞生物子公司龙科马2021年营收84.19亿元,净利润55.8亿元,主要产品即为重组新型冠状病毒蛋白疫苗(CHO细胞);康希诺2021年实现营收43亿元,同比增长172倍,净利润19.14亿元,同比扭亏;科兴生物2021年营收1235.29亿元,净利润539.86亿元,同比增长37倍、76倍。

或许因为业绩增长远不及同行,康泰生物对研发资本化时点予以变更以增加利润。年报显示,公司研发资本化金额占到2021年净利润的30%。

2021年以前,康泰生物账面开发支出的金额仅有几千万元,例如2020年年末只有7299万元,但2021年年末达到3.9亿元,2022年一季度末又迅速增至5.14亿元。

2021年8月29日,康泰生物发布公告称,因公司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于2021年5月取得紧急使用许可,公司对研究开发项目的研究阶段和开发阶段进行重新划分,增加研发项目研发费用资本化时点“是否取得疫苗紧急使用许可或附条件批准疫苗注册上市”,增加之后的资本化时点“是否取得疫苗紧急使用许可或附条件批准疫苗注册上市或申报生产药品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该变更自2021年7月1日起执行。

按照会计准则,研发项目划分为研究阶段和开发阶段,研究阶段的支出全部计入当期损益,开发阶段的支出在满足一定的条件之下才能进行资本化处理,否则也要计入当期损益。由于研发资本化时点的确定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公司可以通过开发支出来调节利润。康泰生物本次增加研发资本化时点,无疑可以显著增加当期及期后的利润。

年报显示,2019-2021年,康泰生物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2.15亿元、2.73亿元、7.3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1.09%、12.09%、20.22%,2021年占比突然升高,而此前多年该比例均维持在11%-12%左右。据年报,该比例升高原因为新冠灭活疫苗三期临床研发投入金额较大所致。

康泰生物业绩虚胖有玄机?变更研发资本化政策大幅增厚利润

会计变更的背景下,康泰生物研发支出资本化金额激增,2021年达到3.84亿元,占研发投入的52.03%,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达到30.41%,远远高于此前水平:公司2020年的上述指标分别为4070万元、14.89%、5.99%,2019年分别为1719万元、7.98%、2.99%。研发资本化时点增加对公司2021年利润贡献显著。

2022年一季度,康泰生物净利润为2.74亿元,同比增长987.71%。除了主要产品四联苗和乙肝疫苗销售收入同比增长、新增销售产品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带来净利润大幅增长,研发资本化依然贡献不小。

2022年一季度末,公司开发支出为5.14亿元,较年初增长1.24亿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高达45.29%,相比2021年的30.41%进一步升高。另外,公司一季度研发费用为9560万元。以上述数据粗略推算可知,康泰生物一季度研发资本化比例约为43.55%。

目的不纯

康泰生物调节研发资本化时点增加当期利润,目的或许在于维护公司股价,进而帮助有关机构或员工解套。

2020年5月20日,康泰生物完成30亿元定增,认购对象共12家,包括广发基金、国泰君安证券、交银施罗德基金等共7家金融机构,以及项光隆、刘俊辉、王雪平等共5名自然人,发行价格为110元/股,锁定期6个月。

康泰生物刚完成定增之时,公司股价处于相对高位,2020年5月20日收盘价144.95元/股,随后一路上涨,2020年8月4日达到最高价248.63元/股。2020年11月20日上述定增限售股解禁,当日收盘价148.36元/股。若按照该价格出售,认购对象也能获得不菲的收益,但直至目前,仍有机构可能尚未出售所认购公司股份,2021年5月公司股价达到阶段性高点221.29元/股后,便一路下行,2022年4月27日达到近两年来最低价59.15元/股,2022年4月29日,公司股价收于64.73元/股,远低于110元的定增发行价,即便考虑到历次寥寥无几的分红,没有及时抛售的定增参与者也损失惨重。

广发基金为康泰生物金额最大的认购对象,彼时公司发行股份数量2727万股,广发基金配售股数982万股,配售金额10.8亿元。年报显示广发基金参与定增前即持有公司股份,2019年年末,公司前10名股东中广发基金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约1851万股,2020年年末增加1967万股,2021年年末减少455万股,广发基金有可能未完全出售定增认购股份。另外,2020年在认购定增份额的同时,广发基金进一步买入公司股份,然而2020年公司股价区间为87.42-174.02元/股,远高于目前的59.15元/股,或已被深度套牢。

或许为维护股价,康泰生物实控人向公司员工发出增持公司股票的倡议,并承诺买入产生的亏损由其补偿,增值收益则归员工个人所有;随后公司重要股东YUANLI PING宣布提前终止此前的减持计划,但事与愿违,公司股价仍一路向下。经统计,自2021年9月22日至2021年10月29日,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员工中,共有126位员工通过二级市场以集中竞价方式增持公司股票,累计增持股票37.37万股,增持总金额为4206万元。根据Wind,上述增持期间公司股价区间107.81-114.25元/股,若增持员工时至今日依然持有公司股票,浮亏已接近一半。

因此,康泰生物“做高”业绩进而拉升股价背后的动机可能在于帮助定增机构或重要股东解套。4月27日年报发布后,康泰生物股价有所上涨,4月29日涨幅达到5%,收于64.73元/股。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向康泰生物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公司方面回复。